知书 | 关于青春的爱与过往,总有些许刻骨铭心

摘要: 世间的爱情有很多种,圆满并非是唯一的结局,有时候,错过也是一种美。

10-01 11:44 首页 读者

文 | 苏·未染



因为要回原籍办一些手续,所以这几天回到了老家。想着爸妈有些日子没见到我了,就顺便多请了几天假,打算好好陪陪他们。

 

从公安局办材料出来已是晌午,我迎着太阳走,透过有些刺眼的光,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。没错,是他。

 

“昊哥。真的是你啊?”我理了理有些慌乱的神,瞪大眼睛满脸笑容地问。

 

“呀,这不是老班长嘛。哈哈哈,女大十八变,都变得认不出你来了。”他比少年时代要壮实不少,棱角更加分明,语气也成熟世故了许多,巧的是他仍穿着以前喜欢穿的白衬衫,干干净净之间,竟有些熟悉的味道。

 

他说他现在在质检局工作,老婆正好在我刚去办材料的派出所上班,今天是女儿的生日,他们夫妻俩相约去接女儿,计划在饭店吃饭。

 

倒是听说他早结了婚生了女儿,没想到时间飞快,我还在北京一个人漂泊,他的女儿都已经上了小学。



老同学见面还是很亲切的。时光流过,一切无法复回,只有那些和你共同走过的人还以实体的形式存在,所以你看到的不止是一个人,还有他所承载的那些爱与过往、青春和成长。

 

不过许多年未见,即使心绪难平,我们也只是交换了一下近况,再无话可多说。好在他老婆从单位出来看见我们在谈话,便过来相互介绍了一下。我曾经以为昊哥长得那么帅气,一定要娶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儿,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,样貌清淡得让人回个头就有可能忘记。不过她的气质温婉,整个人没有丝毫的攻击性,柔软到连我都想保护。

 

看得出两人感情很好,她媳妇儿属于那种温柔似水小鸟依人型,他望着她时眼里也总带着笑意、一眼宠溺。看着眼前的一对儿,我突然觉得,真好,无论曾经经历多少曲折,每个人到最后都终将会获得幸福。

 

寒暄一阵后他们俩邀请我一同进午餐,人家一家三口的事儿我去当然不合适,于是婉言谢绝之后彼此间便相互道别了。

 

走了十来米我站定回头看,只见昊哥的老婆挽着他的手臂走在左边,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在阳光满目的路上。那背影和十几年前的样子如出一辙,时光霎时被拉回了到了我的少女时代。





那个时候还在上初二,他是下半学期转到我们班里来的。听说好像是在原来的学校打了架,被校长开除,才转到了我们学校。对此老师可能也有耳闻,怕他调皮捣蛋,所以把他安排在了我这个班长的前桌儿,还提醒我一定要好好“帮助”同学。

 

他来的第一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,眉目清秀,脸上的绒毛在阳光地映衬下清晰可鉴,胸前带着一枚银制的哨子,清清爽爽的样子倒不像是个打架斗殴的“问题少年”。


作为一个颜控,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。课间的时候也会主动帮助他去认识同学,熟悉环境。


大概是觉得我这个班长还比较靠谱,而且小孩子之间本来也没什么隔阂,不消几日他便毫不客气的要抄我的作业。为表回报,他也会时常会送美年达来贿赂我。有时候也会因为谁占得位置更大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架,不过老师点名时我还是会狠狠踹醒伏案酣睡的他,每当我收完作业他也会自觉地帮我搬到老师办公室。

 

很快我们就变成了很好的“兄弟”,所谓兄弟,可能就是不能好好说话的人,我俩每天总是怼来怼去。有一天下课我问他,“你是不是打不过别人,所以才来我们学校的?”他突然叹一口气,背过身去,“哎,说来话长。”

 

后来他跟我讲,他在原来的学校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儿,名叫萱萱,俩人也算是两小无猜、两情相悦。他脖子上的哨子就是萱萱送给他的。但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也很喜欢萱萱,所以,他和学委俩人,就打了一架……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既幼稚又好笑,不过在十五六岁的年纪,“动手动脚”可能是感情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了。

 

然而不巧的是,学委被推倒的时候后脑勺撞在了楼梯的拐角处,直接被老师背到了医院,再加上学委的爸爸是教育局的领导,所以他被学校勒令“退学”。他说即便如此,他也不会改变,他喜欢萱萱,没有什么能够阻挡。

 


一个英俊的男孩子说这样的话简直不能再迷人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隐隐的失落,好像垒了很高的积木,一下子塌落在地。大概那就是花季雨季里少女对于爱情最初的萌动和酸涩吧。


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我无法表达自己的单恋,我只想快点写完作业然后拿给他抄,快考试的时候帮他补习,他打篮球的时候在他衣服旁边放一瓶矿泉水,听他喜欢的周杰伦的歌,看他喜欢的科比的球赛……能在他身边当一个“好兄弟”,梦里偶尔能遇见他,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 


初三的春天,学校里的西府海棠、丁香、桃花、梨花开了满满一园,美好得就像日漫里的章节。昊哥说萱萱生日快到了,他想给她送一份礼物,问我女孩子都喜欢啥,赶紧帮忙给他出谋划策。

 

女孩子喜欢什么呢?大概喜欢浪漫的幻想吧。我陪昊哥去给萱萱挑了一个很漂亮的八音盒,八音盒是一个旋转木马,公主坐着一匹马,王子在后面坐着一匹马,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木马就上上下下地追逐,如同年少时的爱恋,不知尽头。

 

我还帮他挑了一个木制礼品盒,盒子里铺满了玫瑰的花瓣,还在明信片上抄了一段情诗,放在盒子的侧边。总而言之我能想到的浪漫都塞进了这个小小的礼盒,可能是觉得如果萱萱开心,那昊哥也会开心,我也就会很开心。


 

萱萱生日之后的那个早晨,昊哥第一节课以后才来上课。我满怀期待地问,怎么样,萱萱喜欢吗?他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,从书包里掏出被我包装得漂漂亮亮的礼盒说,你拿去吧,没用了,萱萱和学习委员在一起了。把盒子给我以后他就头也不抬的趴在桌子上“睡”了。

 

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是又难过又气愤,看着昊哥世界末日一样伏在书桌上的背影,自己一上午的课也没怎么听进去。为了让他早点从这种打击中振作起来,我每天都给他传小纸条鼓励他。


刚开始他在小纸条上写,谢谢你啊,兄弟。后来就每天跟我吐槽学习委员,仿佛学习委员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,再后来传纸条就开始瞎聊,聊他的杰伦发了新专辑,聊以后他想当警察,把全世界所有的学习委员都抓起来,聊他们家名叫迪迪的狗,总是和隔壁的小花私奔……


每回传完的小纸条我们都塞到教室窗户下的暖气片儿后头,天气渐渐转暖,暖气片儿后头的纸团也塞得越来越多。


 

有天下午放学,他转过头来说,“帮我个忙。最近听了一首杰伦的新歌,我想学唱,你的字好看,给我抄一遍呗。”“有什么报酬呢?”我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,不过还是不能那么轻易就答应他。“报酬嘛,就是请你听歌。”说着他就把一只耳机塞到了我耳朵里,里头放的是周杰伦的《听见落雨的声音》。

 

那个时候的mp3还没有歌词显示,于是我俩就一句一句听,一句一句写。放学后教室里同学逐渐变少,余辉透过窗棂把信纸分割成明暗的两部分,我在阴影的一边,他在阳光的一边,旋律清晰,空气安静。

 

抄完以后我俩又对着歌儿检查了一遍,歌词的最后几句是:

 

“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

于是我的世界被吵醒

发现你始终 很靠近

默默陪在我的身边

态度坚定,雨的声音。”

 

他突然把我抄的歌词撕开,送给我一半说,“这几句送给你”。


我头也没抬,却忍不住落了一滴泪在信纸上,阳光好像被投进一颗石子,被激起一阵晶莹破碎的光。


 


在那之后,我们不知道哪里来的默契,开始自觉地保持距离。后来我考进了本市的重点高中,他成绩一般,但是因为体育很好,所以以特长生的身份考进了另一所也还不错的学校。两个学校离得并不远,开学的第三个星期,我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想去找他。

 

九月下旬的天已经开始转凉,温吞吞的天气并不明媚,我在昊哥校门口留意着每一个鱼贯而出的人。


我看见了他,如果你想念一个人,总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认出他。几个月没见,他个子更高了,原本清秀的面庞变得愈加俊美。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留着齐刘海儿的女孩儿,长得清纯可爱,女孩儿挽着他的手臂走在左边,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在秋雨将至的路上。



那个背影和今天的场景如出一辙。然而细想一下,两个场景之间,已是漫长的年岁和沧桑。我不知道那样的错过算不算是爱情,可每当别人问起我,你的初恋是谁,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总是昊哥在阳光下好看的侧脸,还有那一半残缺的歌词。


后来,我们在人来人往中爱过很多次,可是最刻骨铭心的,却是那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错过。也许因为在爱情的始发站,我们都拥有着最纯净的向往和最不计得失的付出,所以对于不够完整的故事,我们就会用更多的怀念去续写。


世间的爱情有很多种,圆满并非是唯一的结局,有时候,错过也是一种美。让爱情停在它该停的时候,谁能说不是对一段感情最好的尊重呢?就像在绘本《也许已是许多年》当中的故事一样,“许多年后回首,记住的的都是最美的瞬间,在回忆中,有时候连苦难都变美,时光中的一切都在变美。


今天读者君要为大家推荐的,就是这样一本关于青春与错过的爱情故事——《也许已是许多年》书中的男女主人公也像每一个你我一样,在爱情的迷宫里兜兜转转,遇见之后拥抱,却又在相爱之后别离。当两人在时光之河中奋斗着抵达时,已被漫长岁月更改了最初的模样。


一个关于相逢和错过的故事,一段关于爱情和青春最美的诗行。歌手金志文评价说,《也许已是许多年》中“这些美丽的画面与青涩的句子,让我看到了青春里最美好的时光。每次翻看的时候,脑海中总是回响着一首关于少年的恋歌,温暖而忧伤,却又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力量。”


《读者》本次推出的《也许已是许多年》,包括了由天朝羽和清河鱼合作的暖心绘本以及填色书,一笔一墨中,让我们抵达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去和最五彩斑斓的时光相遇。


愿每个长大和没长大的孩子,都能够在清新温暖的画面中,涂抹出自己的故事。



点击下方图片阅读原文

购买图书《也许已是很多年》

翻动时光彼岸,属于你的青春记忆。

夏日冰爽特价,

绘本+填色书超值套餐,仅需56元。


编辑:朝歌   实习编辑:周洁

 


首页 - 读者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