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片 |《驴得水》: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

摘要: 《驴得水》的影片介绍上虽然标注着喜剧,但该片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。

10-02 04:53 首页 1905电影网

为了美好的目的而做错的事,终将走上歧途……


话剧《驴得水》自2012年6月开始首轮巡演,巡演开始之后,《驴得水》的编剧组做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疯狂的决定,他们几乎在每场演出后都会对这部话剧的剧本进行调整。到了2016年,《驴得水》公演100多场,剧本也调整了100多次,之后,《驴得水》被搬上了大银幕,以其独树一帜的话剧式风格,收获一片好评。



《驴得水》的影片介绍上虽然标注着喜剧,但该片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。所有真正的悲剧都必然拥有三个核心:冲突,对命运的反抗以及死亡,《驴得水》的故事也正是依照这样的脉络展现在我们眼前的。


 

作为一部话剧改编电影,《驴得水》利用一刻都不停歇的冲突让全片情节紧凑到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。从开篇的情节中,偏远山区的教师为“养驴打水”骗取拨款开始,该片的核心冲突“为了美好的目的而做错的事”便已经开始发酵了。


 

聚集在课桌边讨论的众人在性格设定上也有着必然冲突。其中刘校长一心投身教育事业,不顾其他规则,扮演了“憨厚者”;周铁男敢爱敢恨,无畏强权,盲从于盲从于对自己有恩的刘校长,扮演了“莽撞者”;张一曼单纯又善良的内心,渴望着由内而外的自由,扮演了“单纯者”;裴魁山极具怀疑精神,善于通过从现象中看到本质,扮演了“理智者”。四位角色性格上的内在冲突,可以说是一切后续冲突的根源。


 

‘对命运的反抗’在本片中段开始展现,在情节的发展中提到的关于主要人物的背景故事里,几人均是有过污点的教师,在现实的逼迫下无奈聚集于此。也许命运给了人们不同的指向,但是人们内心深处却总是抑制不住反抗的渴望,这是戏剧人物常见的共性。在这场和命运的抗争中,导演并没有丝毫安慰观众的意思,每一位命运的反抗者都败下阵来。

 


越是理智的人越是向往纯真,所以裴魁山对张一曼的爱慕是注定的。张一曼滥交的背影下,是内心深处对自由的向往,正如那首她的主题曲《我要你》,正如她房间里《魂断蓝桥》的海报。张一曼心中的爱情容不下厮守,唯有如此,才能永恒。当张一曼为留下铜匠而舍身时,裴魁山失去的并不是张一曼从未许诺过的忠贞,张一曼的此时的舍身是她自由毁灭的符号。这纯真的沦丧击溃了裴魁山的理智,他率先绝望。

 


能够伤害单纯的,只有单纯本身。击败张一曼的是她用尽手段想要保护的铜匠。未经世事的铜匠无法读懂张一曼冷漠背后的柔情,他只会本能的由爱生恨,而这份纯粹恶意让人不寒而栗。铜匠剪掉了张一曼的头发,可对于喜爱旗袍的少女来说,头发可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。当张一曼再次看到镜中陌生的自己时,所有美好的幻想全部破灭,单纯者由此坠入疯狂。她仍旧身着校服,手持鲜花,可她对未来的渴望却已经惨死。



周铁男的转变最为简单,崇尚武力的莽撞者必然屈服于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,例如:一颗擦过头颅的子弹。那来不及躲闪的一枪,那扑面而来的死亡,周铁男的所有勇气都被当场击毙,侥幸活下来的那个躯壳已经不再张扬。那天之后,周铁男说:“我们不能对抗他们,我要先进入内部,这样才能复仇!”这种的幻想与其说是另一种形式的反抗,倒不如说是自我安慰更为贴切。



片中“死亡”元素的第一次正式登场是在影片后半段中,几人为了吃肉而杀死了院中的驴,原本用于打水的驴,却死于一场庆祝欺骗得逞的晚宴。这头驴不仅仅是一头普通的牲口,它代表着剧中人物最初的愿望。在影片的开始,教师们的一切行为都只是想要保住这头打水的驴,而当他们为了讨好特派员而杀驴时,当初单纯的理想已然破灭。这时的死亡,并不仅仅是驴的死亡,而是善良动机的彻底毁灭。这也象征着剧中人物都已经偏离当初的目的,转而走向了另一条道路。



影片临近结束时,佳佳踏上了去往他乡的旅途,三民小学的教师们又聚回教室,刘校长说:“过去的就过去了,现在一切都好了。”影片似乎正在走向观众们熟悉的大团圆结局,虽然带着一丝心酸,但是这样的结果往往能够安慰观众们并不常受折磨的内心。可惜导演仍旧并没有安慰观众的意思,随着张一曼宿舍传来的一声枪响,导演将直观而深刻死亡的在最后时刻带入剧中。死亡的最大特性就是不可挽回,虚妄美好的幻想被一声枪响击出血淋淋的窟窿。本片的主题也最终确立:为了美好的目的而做错的事,终将走上歧途。


 

导演周申说:“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,《驴得水》也不完美,但舞台不是遗憾的艺术。我们边演边改,不断接近完美。”也许导演内心中的不妥协,值得让人们将他吹嘘为“完美”,这悲剧没落的时代里,顾不上担心矫枉过正。



首页 - 1905电影网 的更多文章: